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人防工作 > 热点关注

​产业发展:凉山扶贫的广度与深度


来源: 州人防办 时间: 2020年11月16日 【打印】【关闭

昭觉县在开展脱贫攻坚工作过程中,以“产业引领脱贫”为抓手,促进农村产业经济发展,带动农民精准脱贫。图为2019年9月22日,该县村民正将采摘的辣椒分拣装箱。

习近平总书记指出:“发展产业是实现脱贫的根本之策,要因地制宜,把培育产业作为推动脱贫攻坚的根本出路”。

凉山牢记总书记嘱托,积极探索、全力推进产业扶贫。火热的大地上,由此催生了一个个温暖的故事——

2020年7月9日,昭觉县金曲地莫村觉地社。村里的贫困户、现在的花椒种植大户某色体都,正在自家花椒园中割草。“去年,我家卖花椒收入4000元。今年,保底也有15000元。”某色体都直起身来,看着天上散发着温暖的太阳说:“今天是个好日子。”

同一天,广东佛山。有则尔合走上在佛山悦高物业管理有限公司的岗位。2018年经昭觉县输送到佛山务工,有则尔合现在每个月有5000元左右的工资。不仅如此,还学会了技术、开阔了眼界。有则尔合说:“我对未来充满了信心。”

进入夏末后,苹果迎来了收获季。盐源县双河乡杨柳桥村村民胡秀洪拿着手机,再次开始直播卖货。从2015年到2020年的5年间,胡秀洪已经习惯了在这个充满果香的时节,向近4千位微信好友推荐家乡的特色农产品。他组建的专业合作社,一年网上销售额约1000万元,带动周边近百户贫困户增收。胡秀洪笑着说:“我希望把电商产业做得更大。”

农业、务工、电商,以及更多的扶贫产业,让某色体都、有则尔合和胡秀洪推开了致富的大门。

从好日子到有信心再到希望做得更大,其背后是一个脱贫攻坚的关键词——产业扶贫。无论是传统还是新兴,这个关键撬动着贫困地区发展、增加着贫困农户收入。

在凉山,在脱贫攻坚带来的自治州伟大历史变革中,党和政府引领、各方力量帮扶、群众戮力苦干,推动扶贫产业发展壮大、脱贫成果巩固提升、乡村振兴前景广阔。

土地上的丰收景象

凉山,尽管有着得天独厚的自然资源优势,但受农业基础薄弱、产业单一等多种条件制约,不少地区、特别是贫困地区广种薄收、群众增收困难,村集体经济几乎为零。

“面朝黄土背朝天”“看天吃饭”,曾经是大山里众多农户的日常。种下的、养出的农产品,只能勉强填饱肚子、勉强换回些日常必需品,很难鼓起“钱袋”。

“看天吃饭”,如何才能变为“靠产业吃饭”?农业产业,如何能真正成为脱贫攻坚的主产业,成为贫困群众脱贫致富的好产业?

凉山,锁定产业脱贫目标精准施策,按照“调结构、建基地、搞加工、创品牌、育主体、建市场、促融合”思路,打造农业全产业链,全力推进产业扶贫和乡村振兴,努力实现村村有产业、户户有项目、人人有门路。

有了思路主干,枝干相继出台——《凉山州深度贫困县农业产业扶贫规划(2018-2020年)》《凉山“1+11+N”现代农业园区建设规划》《凉山州农业特色产业扶贫攻坚方案》等等,既看当下又顾长远,开始有准备、系统化指导凉山农业产业扶贫。

砥砺发展,凉山农业基础设施明显改善、产业园区建设加快推进、特色主导产业初具规模、新型经营主体加快培育、“大凉山”品牌建设初见成效、科技创新支撑能力不断强化等诸多变化,农业产业扶贫行稳致远。

园区带动,是凉山农业产业扶贫的关键一环,一大批省、州、县现代农业园区建设并取得实效,全力推动农业产业提质增效,提档升级。2019年,全州共启动建设现代农(林)业园区118个,成功创建州级现代农(林)业园区29个、县级农(林)业园区89个,6.3万人入园务工,2.1万户贫困户入园分红。一个个产业园,已经成为一个个“扶贫车间”,一个个“就业工厂”。

打造品牌,是凉山农业产业发展的持续之招,有着“大自然的恩赐,人世间的珍品”美誉的“大凉山”优质特色农产品,由此跳出了“一流品质、二流包装、三流价格”的怪圈。目前,“大凉山”区域品牌涉及20余件地理标志商标、200多个品牌、1500余种特色农产品,产值约占全州农业总产值的2/3,使区域内70%以上的农民受益。

多方发力,凉山农业产业扶贫交出了一张优秀的成绩单——2016年至2019年,依靠发展农业产业占总脱贫人口的49.42%。

与此同时,龙头企业聚合力量、农业合作社遍布乡村、家庭农场发展壮大、职业农民争相涌现,农业规模化、标准化、集约化生产经营成为常态;村集体经济从无到有、由小到大、从弱到强,安宁河谷、彝区藏区,十种模式竞相涌现,村级集体经济发展路子越走越宽。

在凉山,一个个因地制宜的家庭产业,正聚合起现代农业产业集群,夯实乡村振兴基石。

在远方的勤奋身影有一组数字让人惊叹:2020年,尽管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凉山截至目前已经输出就业农村劳动力112.86万人,其中建档立卡贫困劳动人口20.08万人。近三年,全州累计输出388.27万人次,实现总收入654.26亿元。

如果把654.26亿元分摊给388.27万人,得出的数据是1万7千元。这个数字,对凉山贫困群众脱贫来说,效果显而易见。

就如,在广东佛山务工的盐源建档立卡贫困户何公各夫妻,短短两年时间,不仅还清了家里的借款,孩子的学习生活费用再也不愁了,年底还有几万元存款。

凉山是农业大州,全州农业人口约420万左右,农村剩余劳动力约145万人。劳务输出,成为凉山农民脱贫奔康最直接、最有效、最快捷的途径,成为培养新型农民和推进新型城镇化的重要抓手。

“一人就业、全家脱贫”。自脱贫攻坚战打响以来,凉山立足地区实际,把劳务输出与脱贫攻坚工作有机结合,强化政策支撑、设立专门机构,建立完善工作机制,全州劳务输出进入质效兼具发展时期,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夯实了基础。

精准机制,是凉山开展劳务输出的发力点。针对建卡贫困劳动力素质技能低、输送距离远、岗位匹配难、后续服务压力大等困难,州人社局、农劳办等部门多次赴各地开展精准对接,制定“组织报名——岗位配对——稳岗服务”等9个环节的输出流程,构建“多方合作,四方联动”的精准输出工作机制。

深化合作,是凉山开展劳务输出的着力点。依托“佛山——凉山”、“成都——凉山”、省内“35+45”对口帮扶机制,凉山内引外联,加强劳务跨区域合作,极大拓展了输出渠道。狠抓培训、强化服务,更让凉山外出务工人员有了底气,有了温暖。让他们在远方的家里,展露出张张笑脸。

不仅仅如此,走出去开了眼界、转了观念、学了技术,他们中的一些人回到家,成为当地脱贫致富带头人,成为乡村振兴新力量。就如,金阳县热柯觉乡丙乙底村彝族姑娘俄底洛则,凭借在西昌、成都以及北京等地的餐厅、酒楼做服务员,“偷师学艺”学到一手好厨艺,返乡创业当餐饮老板,还聘请4名村里的贫困女村民,带动当地贫困户实现就业脱贫。

“走出去”,改变生活;“走回来”,改变家乡。凉山劳务开发,已然敲开贫困群众通往幸福生活的大门。

直播里的热卖场景

3月12日,“品质川货-十百千万网购节”活动举办。借力重点电子商务企业全渠道、全业态、全供应链等优势,凉山特色农产品丰富了众多消费者的味蕾;

8月2日,助力凉山脱贫“县长带货助脱贫——绿色川货进万家”直播活动启动。“互联网直播+电商”平台,推进农村“小生产”对接各地“大市场”,拓宽了贫困群众增收渠道。

这只是2020年,涵盖凉山、或是发生在凉山的几场“造血式”电商消费扶贫活动。这样的场景,近几年屡屡亮相凉山。由此带来的是,脚下是土地、手中有产品、面前放手机,凉山特色农产品插上翅膀飞向世界各地。

“电商扶贫,其目的是政府帮助扶贫对象,通过开办网店、销售产品、培育产业等电子商务方式,达到减贫、脱贫致富。”凉山州商务局有关负责人介绍。

在昭觉县四开乡虹谷拉达现代农业产业园,干部、群众当起了“微商”,一车车致富草莓“金果果”被送往川内外的各个市场;在金阳县,借助电子商务,波洛云枕”系列彝绣产品让彝族妇女在家门口就能挣钱......

如今,在“淘宝”“京东”“苏宁”“拼多多”等知名电商平台,“大凉山”官方旗舰店里,“大凉山”特色产品影响力和市场占有率在不断攀升。

主动融入脱贫攻坚主战场,电商扶贫让凉山曾经的农产品“养在深闺无人识”、农户“守着宝贝愁市场”,变化成为农特产品“香饽饽”,销量大增、价格看涨,形成了政府引领带动、电商企业积极参与、贫困户增收受益的良好局面。

在优化电商发展机制、构建农产品上行政策保障体系,强化电商基础支撑、构建农产品上行服务体系,实施电商品牌推广、构建农产品上行供应链体系的基础上,凉山创新电商带贫模式,着力构建了农产品上行营销体系。

凉山,搭建“以购代捐”电商扶贫渠道,探索“电商平台+贫困户+消费者”扶贫模式,建立“以购代捐”电商扶贫专区,多渠道发布贫困地区产品资源信息,使消费者与贫困户“面对面”,构建出合理的利益分配体系。

在积极开展扶贫产品产销对接活动中,先后组织从事扶贫产品生产、经营的企业840余户参加“惠民购物全川行动、川货全国行”等市场拓展活动等,11个深度贫困县的上百类千余种产品走出大凉山。

同时,我州建立电商“订单农业”及会员制营销,推进电商平台与农业种养基地、企事业单位、大型超市、连锁企业、中高档酒店、高速站点对接,签定购销合同,开展农产品直采、网售业务,拓宽了农产品销售渠道。

让贫困群众“动起来”、农村电商队伍强起来、基础设施好起来、销售市场广起来,凉山电商扶贫,以这样一种姿态,“起”于山村、“飞”在线上,并正在“红”于市场。

相关附件: